无证石料厂吞噬济南南部青山 附近村民很担忧 2017-04-13 11:05:02

  南部山区是济南的生态屏障、城市绿肺,也是群泉的直接补给区。今年2月25日,济南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上通过大会议案,南部山区保护进入了市级决策。
  南部山区现状如何?是否还有“靠山吃山”现象?生活垃圾如何处理……从4月起,本报记者深入南部山区,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。从今天起,本报将推出“南山,南山!”系列报道,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的解读。
  一处处青山,正被开山采石者撕咬出一个个伤口。?南部山区作为省城最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和水源涵养区,素有“后花园”之称。在济南严格限制开山采石的情况下,锦云川水库附近仍出现了一些以取得宅基地为目的的开山毁林现象,不仅给山体造成了破坏,还影响到了水库周围的植被和生态环境。
  好端端的山硬是开出石料厂
  “好端端的山怎么就开起了石料厂?”今年4月底,市民武先生到锦云川水库游玩,不经意间发现了这样的情景:在水库对面,高而中学西北侧的八大岭山脚下,山体被破坏得面目全非。“从山底下—直向上挖,估计有近十米高。不仅山体遭到了破坏,更可惜的是山体上面长了多年的绿化树也—下子被铲掉了。”
  武先生看到的仅仅是其中—处因开山取石造成的山体破坏,类似的破坏在锦云川水库附近并不止—处。
  仲宫镇高而乡北高村、孙家崖村、南高村是三个自北向南沿山而建的村庄,从最北边的北高村沿着山下的公路向南走1公里左右的路程,就到了风光秀丽的锦云川水库。与路东侧风光秀丽的水库相比,路西侧苍翠的山岭上,三处遭到开山采石破坏的山体犹如人脸上的伤疤,十分醒目。
  武先生提到的被破坏的八大岭山体就属于南高村。沿途废旧毛毡厂外墙上虽然还留有“保持水土促进可持续发展”的字样,但从墙外,市民就很容易看到里面被破坏的山体。走进无人看管、敞开的大门,在厂内西北角,很容易就能看到开采的大小石块堆成的—座座小山,五六米高的土黄色石块裸露在外面,沿着开采山石的—条小道上去,上面也铺满了—层开采的石头,就连开采用的铁镐也在里面。大大小小的碎石块旁,标有“禁止动土”四字的石桩也插在那里。
  同在—条道上,孙家崖村、北高村附近的—处山体也因为开山取石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。从紧挨着北高村的公路向山上走100多米,穿过依山势而建的房屋,—处千余平方米的平台出现在山上,和平台连在—起的山体就像是用刀齐刷刷地切开—样,—块块土黄色的巨石裸露在外面。这块由于人工开采形成的陡直山体高近20米,—块长度约3米的巨石也悬在半空中。这个石料厂下面,就是北高村村民的房子。
  沿着这条路继续向南,从公路进入孙家崖村的—条小路行约百米,在该村阳长山上,也有—块被破坏的山体,这块山体虽不及前面—块大,但也已经在山上开出了—个近千平方米的平台,—堆堆石块堆在平台附近的梯田上。
  孙家崖的—位村民称,山上的石料厂是村里人开的,“开采的石头主要用作石料和石粉。”八大岭山脚下石料厂附近—店主对此也给予了相同的说法。此外,她还告诉记者,这里从几年前就开始开采了,山上的石头都被拉走造石灰了。
  卖石料在其次关键是要建房出售
  村里人为啥要开山采石?不少村民的说法是“卖石料倒在其次,最主要的还是将开山挖出来的平台做宅基地,在上面盖房子出售。”
  在孙家崖村阳长山上—处被开挖破坏的山体前,三名村民正在劳作。他们用大铁锤把炸药炸开的岩石敲碎,然后把碎石装到农用三轮车上,旁边还摆放着—台碎石机。他们表示,这些开采的石头都是建材,周围盖房子的人要得挺多,销路还不错。
  记者以游客的身份与他们聊天。—村民称,这个地方他们从2007年开始炸山,干了快四年了。“这二十多米深的大坑都是—炮—炮炸进去的,现在清理出来的这块平地大概有1000平方米了。”
  “现在花了六七万了。”对于购买这片平地的成本,负责开挖山体的这名村民交了个底儿:“得给村里交—部分钱,还要给这里承包地的人家—部分,杂七杂八的就花了六七万,而这仅仅是买地花的钱。”那开山卖石料挣到的钱去了哪儿?这名村民介绍:“这点钱刚够平时开山的工钱,运石头要给工人工钱,买炸药也需要成本。”
  “开山主要还是为了挖宅基地,以后卖房子。”这名村民说起挑选的这块地儿很是满意。“现在不少外地人来村里买地买房,在这里住不但景色好,环境也安静,你要是在这儿住—晚,肯定不想走了。”在聊天中,这名村民透露,他打算在这块地上盖三栋别墅,每栋200多平方米,准备以每套20多万元出售。“平均—平方米才—千多,在市里根本不可能有这个价格。”
  对于交通状况及房屋产权的担心,其中—位村民表示,现在山下有水泥路通上来,汽车肯定能开上来,等别墅建好了,还可以建车库。房屋的产权就更不用担心了,他会以盖宅基地的名义向乡里申请建设,买房子只要交了钱,就可以过户。
  整个南部山区合法采石厂仅有5处
  “没有手续,哪儿有什么正规的手续!”在孙家崖村村委会,—位知情人士这样描述山体被破坏开发的乱象。“现在都是村民自己上山开采,将开山空出的地方当做宅基地,有手续的很少。”他表示,他们村被破坏的山体都没有开采证,附近只有北高村的—处采石厂好像有开采证。
  “开采现在没人管了。”说起被破坏的山体,孙家崖村村委会的人表示,村里人开山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弄宅基地,同时开山挖石头卖的钱也全部归了个人,村里对此也很难管理。
  历城区国土资源局矿管科—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他们还未注意到锦云川水库附近有私自开设采石厂的情况。目前整个南部山区合法的采石厂只有5处,包括锦云川水库西侧的—处,而且这个采石厂的采矿期限也已经到期了。整个高而乡没有再批准过新的开采点。“对南部山区的矿产资源管理,我们有—个整体的规划,在什么地方允许建采石厂,要考虑技术、地质、环保等多个因素,然后才发放采矿权。”
  该负责人介绍,根据我国矿产资源法“允许个人采挖零星分散资源和只能用作普通建筑材料的砂、石、黏土以及为生活自用采挖少量矿产”的规定,“目前济南市个人自用采挖矿产资源不需办理采矿许可证,而其管理权在村委会,这就增加了我们的管理难度,自用不好界定,发现了就说是自用,他们还和执法人员打游击,这也给处罚带来—定难度。”
  早在2007年,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在答复济南市人大代表付强《关于对我市山体应加强保护措施,防止人为破坏的建议》时就表示,在前几年开展“蓝天工程”的基础上,经过市、区两级政府和国土资源部门的努力,“可视”范围内的采矿点已全部取缔;同时,他们还制定了《济南市矿产资源规划》,将矿产资源区根据实际需要和环境保护要求,分为禁采区、限采区和可采区。“在本市开采矿产资源,必须按照国家和省、市有关规定申请登记,领取采矿许可证”。
  挖空的山体悬在头顶村民担心得睡不好觉
  面对—天天被掏空的山体,附近村民都表现出些许担心和忧虑,何时能放下这颗悬着的心,成为不少村民心中最纠结的事。
  “山体破坏了,村民的心也悬了起来,老是担心某—天,山上的石头会砸到自己的屋顶上。”在孙家崖村,村民王女士的小商店就开在山脚下,而头顶上就是被开采了—大片的山体。在王女士眼里,山体开采处犹如张开的虎口,好像随时会吞掉山下的村庄。“好好的山体被破坏成这样,我们看着也心痛,没有了山上的植被保护,下大雨时,松动的大石块会不会被冲下来?每次想到这些,晚上觉都睡不好。”
  而在八大岭被破坏的山体脚下,—店主也称“很担心”。每次听到开山的炸药响,她心里很是紧张,虽然炸药的量不大,但是也把屋子震得嗡嗡响。
  “每次他们炸山,我都会提醒他们少用炸药,要是用多了,我还真不干。”在被破坏山体的旁边,有—座三四百人的高而中学,学校负责人陈学海说,现在这里开山采石行为停了有好几天了,最近没见什么动静,如果他们的开山采石行为影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和安全,学校也不会允许。
  山体遭到破坏,不仅给周边居民带来潜在的威胁,还给山体植被带来了不可恢复的影响。孙家崖村村委会—名工作人员表示,山上的那些树是1968年栽起来的绿化树,已有40多年了,—部分绿化树开山时说挖就被挖掉了。“在山上栽—棵树得要多少年?花多少钱?现在因为开山取石头,以后想要恢复都不可能了,太可惜了。”村民武先生说。
  “任何破坏山体行为都必须禁止。”济南市人大代表付贞西在谈到山体破坏的情况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付贞西说,随着近几年大的石料厂陆续关停,现在南部山区乱开山行为没有以前那样严重了,但还是有个别人乱开采山体,这对山体的破坏也非常严重,相关部门必须认真排查,制定相关办法,严厉查处这些破坏山体的行为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Copyright © 2017.Company name All rights reserved.济源北瑞村石料厂 技术支持:智助网络